离线版《逃离塔科夫》收到DMCA警告信但真相也许是……

离线版《逃离塔科夫》收到DMCA警告信但真相也许是……

java源码admin2020-07-26 4:45:02101A+A-

  如果有一款多人射击网络游戏未经运营商允许被改编成了单机版本,且网游的几乎所有功能都可以在单机版本中实现,即使是非盈利的,是否就意味着万事大吉呢?这就“仙狐桑”和他制作的“仿真塔科夫”面临的核心问题。

  答案可能很简单,如果游戏运营商下场狙击,那么这样的单机版本应该停止开发。可实际上,情况有些复杂。

  《逃离塔科夫》是由俄罗斯工作室Battlestate Games(下文简称为BSG)开发的多人在线FPS游戏。为了游戏体验流畅,大部分主流射击游戏会刻意去缩减枪战中的细节,BSG则反其道而行之,《逃离塔科夫》中没有准星和小地图,武器和子弹都需要玩家自行购买、组装;角色受伤后不会自动回血,一不小心还会骨折和眩晕。

  大量细节的加入并没使游戏变得无聊。经过BSG多年的改进,《逃离塔科夫》已经拥有一套成熟的交易系统,在地图中掠夺、买卖战利品会带给玩家强烈的快感,复杂的战斗机制则让取得战利品的过程变得更加惊险刺激。当然,想要获取这些快感,需要玩家付出大量时间,再加上机制晦涩难懂、网络连接不稳,0.12版本后又出现了大量外挂,游戏在体验上存在诸多问题,如果没有几个“前辈”带领,新玩家将在《逃离塔科夫》的前期阶段收获无数噩梦。

  玩家社区给这些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,比如基于《逃离塔科夫》修改的离线版本“EmuTarkov”(即“仿真塔科夫”)。《逃离塔科夫》正版本来自带一个离线模式,但主要用于测试武器和熟悉地图,核心玩法还是需要联机才能实现。EmuTarkov则保留了正版的几乎所有内容:战利品可以被掠夺出地图、人物可以通过和电脑战斗获取经验值,练习枪法、模拟战斗、购买和熟悉高等级物资……一切在《逃离塔科夫》中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才能收获的东西,都可以在离线版里相对轻松地体验到。

  离线版毕竟不是官方授权制作的,玩家对它的态度也不一致。一部分玩家认为,这几乎与盗版无异,需要抵制;另一部分玩家指出,BSG曾在某次直播中对离线版给予过肯定,这约等于官方认可,但谁也无法提供这种“认可”的确实证据。

  关于离线版合理与否的争论持续了一阵,到了今年4月,这件事似乎有了确定的答案。

  4月20日,GitHub平台上的EmuTarkov项目组收到了一封基于《数字千年版权法》(DMCA)的警告信,要求移除GitHub上的项目,信件末尾的署名为BSG。发信者指出,EmuTarkov通过修改反编译的代码并模拟后端服务器创建了盗版游戏,游戏质量低劣,“这直接损害了我们的正版游戏,且使我们蒙受了损失”。

  DMCA是一部美国的著作权法律,目的是保护与互联网和软件技术相关的版权持有者免受侵权损害;GitHub则是一个开放的软件源代码托管平台,开发者可以共同编辑上传到平台的源文件。GitHub的性质决定了它的内容争议性,GitHub上围绕DMCA的纷争一直持续不断。

  BSG为何“重拳出击”?离线版是否真的侵害了BSG的利益?出于好奇,触乐联系到了EmuTarkov项目的主导者、荷兰软件工程师梅里恩·亨德里克斯,试图搞清楚这其中发生了什么。在EmuTarkov的Discord频道(类似于国内的YY)里,梅里恩有个更为圈内人熟悉的网名——仙狐桑(Senko-san)。

  没错,《逃离塔科夫》凭借0.12版本收获了人气,也为游戏带来了大量作弊者,因为游戏中经济系统的特殊性,作弊工具本身甚至形成了产业链。

  一些被直播吸引进而购买游戏的玩家,在感受到游戏较高的门槛后,开始寻求捷径。而由于游戏本身没有课金途径,一些玩家便从网络上寻找“黑商”,花现实中的钱来购买游戏内的货币、枪械和装备。

  黑商们的“进货”方式自然不是通过公平战斗得来的。为了保证“货物”充足,黑商通过开外挂迅速掠夺地图中的值钱物资,再投入游戏内的市场里,换成货币。一些外挂开发者看中了其中的油水,便把外挂的价格也提了上去,因此,《逃离塔科夫》不光游戏本体“票价”高,作弊成本也居高不下,但得益于玩家众多,外挂需求大,开发作弊工具成了天然的获利途径。

  仙狐桑告诉触乐,EmuTarkov项目最初是由GitHub用户Polivilas在2019年3月发布的。那是个相当糟糕的版本。它很大程度上和《逃离塔科夫》原版一致,掠夺物资、射击和搜索等基础内容都有,但每局战斗都伴随着大量问题,包括无法把战利品带出地图,生命值损失不会有记录;医疗物资无法正常使用,不能恢复“恐惧”的Debuff;库存管理系统存在问题,保存物品时经常出错;玩家不能完成商人给出的任务,也没法访问跳蚤市场和藏身处——它们分别对应游戏中最重要的经济系统和玩家成长系统。

  仙狐桑说,Polivilas创建EmuTarkov的初衷是为了通过离线版获取战利品,然后将它同步到正版游戏中。也就是说,它原本是个作弊工具,只要保证玩家能进入地图就够了,并不需要多么完善。

  仙狐桑购买《逃离塔科夫》时,游戏版本是0.11.7,尚未完善。因为技术不高,他需要在离线模式里打打电脑,或者琢磨游戏中的自定义系统。离线模式实际上也需要连接服务器运行,一旦断线,离线模式也就无法进入。后来,他决定发挥自己在软件开发上积累的专业知识,基于EmuTarkov制作一款可以脱机工作的《逃离塔科夫》。

  抱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只是仙狐桑一个。基于GitHub平台的开放性,大概30到50名爱好者参与到了EmuTarkov的开发中,其中约15人负责核心工作,更多玩家则负责质量测试。团队成员大都有自己的专业本领,比如BALIST0N是一位出色的音乐制作人,Sorata-Sempai曾活跃于《横行霸道5》的模组社区。有趣的是,游戏由俄罗斯公司开发,参与EmuTarkov制作的却大部分是法国人。

  并非所有人都对《逃离塔科夫》和EmuTarkov爱得深沉。0.12版本更新后,随着游戏热度升高,围绕作弊的产业链逐步完善,面对利益的冲击,不是谁都能轻易守住道德底线——但最开始并不是这样。

  起初,当仙狐桑接手EmuTarkov时,另一位爱好者TheMaoci也在进行类似的工作,他们都根据Polivilas留下的源文件各自开发,TheMaoci的分支被命名为ENut,出于某些原因,后者并没有EmuTarkov那样受关注。

  为了完善EmuTarkov,仙狐桑尝试借鉴过TheMaoci编写的代码,一来二去,两人在GitHub上建立了联系。TheMaoci邀请仙狐桑和其他爱好者组成小团队,以仙狐桑修整过的EmuTarkov为基础,开发功能更完备的离线版《逃离塔科夫》。由于项目的初衷只是想做“仿真塔科夫”,而不是开发私服获利,他们为项目取名为“JustEmuTarkov”(单纯仿真塔科夫),TheMaoci使用同样的名字建立了Discord频道,以方便爱好者们进行交流。

  一直到0.12版本到来之前,仙狐桑都觉得TheMaoci是个很酷的合作伙伴。

  0.12版本发布以后,TheMaoci开始频繁地开挂,在Discord频道里直播开挂。为了获取金钱,TheMaoci开始出售开挂获得的游戏内货币,无故取缔频道内的会员,甚至窃取其他人开发的作弊软件。面对“黑吃黑”的行为,仙狐桑直言,“盗贼没有荣誉”。

  TheMaoci上传的作弊视频,背景音乐的主题是“Battle Eye(反作弊插件)完蛋了”

  这些行为违背了仙狐桑的初衷。他决定将EmuTarkov从JustEmuTarkov项目中彻底拆分出来。通过设置项目加密,只有核心成员可以修改EmuTarkov项目,由TheMaoci掌控的Discord频道也被丢到一旁,仙狐桑创建了EmuTarkov Pub频道并担任管理者,许多反感TheMaoci的玩家也转到了这个频道里来。

  这些举动激怒了TheMaoci,他开始像个真正的网络巨魔那样胡闹起来。或许是不愿看到自己一手创建的玩家社区分崩离析,TheMaoci关闭了JustEmuTarkov的频道,然后带着几个朋友进入仙狐桑的新频道,开始四处捣乱。在争论中,TheMaoci声称自己和仙狐桑对项目的贡献一样多,标榜自己在玩家社区中的地位。根据仙狐桑提供的GitHub项目更新记录来看,这显然不是实情。

  惨遭打脸后,TheMaoci删掉了自己在GitHub上的所有工作成果,彻底离开了EmuTarkov Pub。对仙狐桑来说,这是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结果。的确,频道终于迎来了清净和秩序,可昔日的合作伙伴变成了另一副模样,作弊也令项目的名声遭受损失,这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。

  发布频道通知、整理和介绍高质量模组,这些都需要仙狐桑亲历其为。在这些模组中,也有一些是仙狐桑亲自参与制作的。如果模组更新不及时,他会主动和玩家们道歉,有时需要寻找其他成员代替他的工作。每一项工作都需要花费不少时间。

  当仙狐桑意识到大学生活缺乏挑战后,他主动和父母沟通,离开了学校,在家待业半年。正是在这半年里,仙狐桑遇到了EmuTarkov,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都没有按时睡眠。让他坚持下去的动力不再是热爱游戏这么简单,他喜欢和社区里的成员互动,也乐于去参与模组制作,解决各种难题。在实战中研究和修改实际应用过的程序,比在模拟器上练习Unity能学习到的东西更多。

  后来,仙狐桑开始找工作,他向面试公司展示EmuTarkov这个业余项目,这帮助他获得了软件工程师的职位。

  和一些玩家想象的不一样,EmuTarkov并非只是把《逃离塔科夫》改成单机那么简单。BSG在开发过程中添加了许多容易招致错误的问题,导致游戏中的优化相对糟糕。比如在原版的0.11版本,游戏中的虚拟轴是翻转90度状态呈现的,到了0.12版本,BSG尝试着翻转轴,但迁移过程并不顺利。在仙狐桑看来,这些修正并不算成功。

  仙狐桑从一个专业Unity开发者的视角来看待这些问题。他认为这些错误并不意味着BSG的失败——BSG的主要成员大都是艺术家和设计师,开发人员想必承受着很大的工作压力,Unity是个很好的引擎,但它并不是大型多人射击游戏的最佳选择,因为那需要专业水平更强的开发者来处理。仙狐桑同样认为,《逃离塔科夫》是只有BSG才能做出来的独特游戏,大厂可能不会像BSG那样热爱游戏,也不会乐于做好细节,哪怕是一些主流射击游戏中不那么强调的细节。

  尽管为EmuTarkov奉献了大量时间和精力,但仙狐桑始终相信,EmuTarkov并不是他拥有的项目。在采访中,仙狐桑多次强调,EmuTarkov项目并不会被轻易摧毁,不管面对的是DMCA警告,还是其他法律问题,就算是自己被排除出项目,它仍旧会进行——EmuTarkov可以被任何爱好者继续开发下去,就算仙狐桑离开项目,它的发展也最多只是被放缓,并不至于被终止。

  “不会杀死你的东西会使你变得更坚强。” 仙狐桑引用了这样一句话作为对DMCA的回应。

  当然,乐观的态度并不能平息愤怒,当EmuTarkov收获DMCA警告以后,仙狐桑和社区里的爱好者们坐不住了。为了让俄罗斯人意识到玩家群体并不好惹,他们决定作出反抗。

  为了让更多玩家了解EmuTarkov的遭遇,爱好者们围绕着EmuTarkov这个词发挥创意,制作了一些梗图来传播。此外,BSG的Twitch直播间也是反抗的另一处“战场”。每次BSG的例行直播开启后,人们就去直播间里反复发送约定好的弹幕——“FreeEmuTarkov”。

  反抗的娱乐效果显然高于实际效果。即便当天的直播回放现已删除,仙狐桑仍旧记得,每当弹幕中出现“FreeEmuTarkov”时,BSG的COO、《逃离塔科夫》制作人尼基塔·布雅诺夫都会肉眼可见地变得更加恼火。

  EmuTarkov社区用户创作的梗图,鹅是EmuTarkov社区中流行的模因,灵感来自社区里的用户“生气的鹅”

  反抗没有结果,BSG没有在直播中针对EmuTarkov给出任何回应——直到现在也是,不过,这次DMCA事件为EmuTarkov社区带来了一些预期之外的好处。

  仙狐桑说,DCMA警告发布的那天,EmuTarkov社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活跃。平时潜水的用户们纷纷出来分享自己的看法,提出解决方案,对于审核者来说,高密度的信息流是一场噩梦,但仙狐桑似乎看到了用户们的团结,以及对项目本身的热爱。

  EmuTarkov社区收获了更多用户。随着玩家间的口口相传,7000多人加入了他们的Discord频道,而之前频道里总共只有3000多人。

  接到警告以后,仙狐桑赶在GitHub下架项目前把所有源代码做了备份,但类似内容没过多久就被其他用户重新上传,围绕单机版的开发工作并没受到实际影响。仙狐桑认为,社区并不需要对这次警告做出正式的反驳,把这些内容转移到自己的服务器进行托管,以便它不会遭遇其他平台的下架威胁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仙狐桑说,这封警告信里有太多漏洞,不是毫无证据的揣测,就是缺乏法律知识。他引用警告信中的原文进行解释。

  “(在GitHub上)放置这些材料会对BSG造成财务损失。”——他们(发布警告的人)对此没有提供任何证据,浅薄的说法更像是隐藏着更大的阴谋。

  “发布指定材料是违反最终用户许可协议版权(EULA)和DMCA规则的犯罪行为。”——他们的EULA在荷兰法律下无效,因此,在荷兰,类似理由不能构成违法。

  “任何反编译、反混淆和代码更改都违反了我们的许可协议,并且侵犯了我们对此代码的权利。本质上是代码盗窃。”——荷兰法律允许反编译和逆向工程,但前提是我们不会直接竞争(也就是提供与BSG完全一样的在线游戏服务)。

  仙狐桑还指出,这份警告中有太多内容出于情感,而非事实,真正的律师事务所永远不会使用类似措辞。

  除此之外,整个警告中最突出的信息是“我们没有犯罪者的联系方式”。如果回应DMCA的要求,用户就必须填写地址、电话号码和真实姓名等个人信息,这些信息的接收者万一不是真正的BSG公司呢?

  仙狐桑说,同期收到DMCA警告的不只是EmuTarkov,还有他朋友的一些GitHub项目,连警告的措辞也几乎相同。那位朋友说,发送警告的人应该之前是JustEmuTarkov项目组成员。在仔细对比过后,他更加确信TheMaoci就是从中作梗的人——所谓的DMCA警告,根本就不是BSG发送的。

  在理性分析之外,仙狐桑还提供了另一个有趣的理由。当《逃离塔科夫》尚未完善时,“油管”主Eroktic曾在视频中声称,BSG涉嫌窃取用户个人信息。为此,BSG官方发出了近50份DMCA声明,并频繁地在推特上发布相关消息。仙狐桑认为,如果BSG希望拿EmuTarkov开刀,推特上的舆论造势一定不会少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  仙狐桑说,EmuTarkov不会对BSG造成直接威胁。有几类玩家会尝试下载EmuTarkov,包括模组制作者、网络太差的玩家、没有足够时间的玩家、不愿意和作弊者对抗的玩家、想用EmuTarkov获取游戏数据的玩家、没法用电子转账购买游戏的玩家。这几种玩家中,没时间“肝”游戏的似乎占了大多数。

  仙狐桑认为,EmuTarkov无法在线运行,也就不会威胁到官方正版。在设计之初,仙狐桑和其他爱好者就刻意让EmuTarkov只能离线运行,玩家利用它联网会显示关键数据缺失,游戏无法正常启动。

  随着游戏环境的恶化以及新版本中对一些机制的改进,越来越多玩家开始对《逃离塔科夫》失去了信心,可当他们环顾FPS品类,似乎也找不到一款完全的替代品,于是一些玩家选择了EmuTarkov,即便没有联网功能,只能和AI战斗。

  《逃离塔科夫》没有季票、没有额外付费内容或是付费DLC,昂贵的售价是BSG唯一的收益来源,失去新鲜血液对BSG来说非常致命。

  “如果有人尝试着把EmuTarkov变成在线版本,那么《逃离塔科夫》无疑会面临死亡。这意味着BSG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EmuTarkov。”

  目前的EmuTarkov已经完全恢复运转,仙狐桑的工作重点不再以提高游戏性能为主,他和其他爱好者开始尝试搭建一个功能完备的模组网站——好比是搭建在网页上的Steam创意工坊,它可以供玩家上传和下载各种模组。

  在采访期间,仙狐桑对国内的《逃离塔科夫》爱好者群体表现出兴趣。他曾经注意到,有国内开发者基于EmuTarkov制作出中国风的特色武器以及一系列皮肤模组。他很希望这些模组也能加入到自己的网站,即便只有中文版本也没关系。

  仙狐桑特别提到,EmuTarkov社区不使用UMM(Unity Mod Manager)制作模组,而是使用特定模块进行客户端修改,在采访过程中,他还。

  玩家群体资源为游戏制作模组,这对于任何一款游戏来说似乎都是好事,也许只要给EmuTarkov社区足够多时间,在未来,我们也能看到《逃离塔科夫》这部优秀的游戏,拥有更多精彩的衍生作品。

  在《贤惠幼妻仙狐小姐》里,仙狐每日为上班族男主洗衣做饭,毫无怨言地忙前忙后。在EmuTarkov社区里,仙狐桑每天投入大把时间到EmuTarkov项目里,他时有怨言,但还从未放弃。

  (为了印证DMCA警告的真实性,触乐也曾通过邮件联系过BSG,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答复。)

  根据相关规定,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,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。

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由程序自动采集于互联网,无人工干预,只作交流和学习使用,本站不储存任何资源内容,如有侵权请联系qq邮箱798244092@qq.com立刻删除,谢谢!

支持Ctrl+Enter提交

易语言源码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
Powered by 多多资源网 Themes by 多多资源网
联系我们| 关于我们| 留言建议| 网站管理